中师生:高三班长告说,咱班有好几对谈恋爱的_武云山_1

中师生:高三班长告说,咱班有好几对谈恋爱的_武云山
中师生:高三班长告说,咱班有好几对谈爱情的 曹振峰《中师生》连载(71):高三班长告说,咱班有好几对谈爱情的! 第七十一章 由于“非典”暴虐,开学初,校园加强了防范措施:各班选定了消毒员,每天在教室消毒两次;校园还给每个班发了六支体温计,要求人人测体温;对体温反常者,班主任有必要向校园医务室及时陈述。 高三年级两周一回模拟考试,雷打不动。加上备课、上课、教研活动和修改校报,宋春明从早到晚连轴转,忙得焦头烂额。 一天晚自习,武云山气地来到宋春明办公室说,今天下午和艾主任吵了一架。宋春明一边备课一边说,为啥?武云山说,他公开说你是小中专结业,没水平。宋春明说,让他说吧。武云山说,我感觉他是冲我说的。宋春明说,你们下午干什么去了?武云山说,高一年级班主任出去喝酒——他兼高一年级主任嘛,喝酒是他安排的。宋春明说,我知道他是高一年级主任。武云山说,他在酒场品评了校园十多个教师,以为他们都没才干没水平。宋春明说,他叫艾飞波,人送外号“爱诋毁”,也算实至名归。武云山说,他说杨桂琴教师在黑板上解数学题,解着解着不会了,就退到黑板边求助学生,一不当心,人就跌在扫帚圪崂了——学生就啪啪啪的拍手。宋春明说,你咋和他吵架的?武云山说,我当场送了他一个日本姓名——人品太次郎。宋春明不由得哈哈大笑,说,你比他毒辣多了。 我这回不由得了,也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做作业的宋星也跟着哈哈大笑。武云山说,宋星,你笑什么呢?宋星说,我也不知道我笑什么呢。 宋春明说,这个人睚眦必报,你当心他给你穿小鞋。武云山说,我就爱削榆木圪节。宋春明说,你初来乍到,要熬威信。武云山问,爱诋毁什么学历?宋春明说,林安师专。武云山说,老天爷,那他还有脸诋毁小中专?宋春明说,不要和人抵触,学会忍受;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。武云山说,我就看不惯得意忘形的人。 宋春明说:你们班消毒不消毒? 武云山说:体温都测着呢。 宋春明说:这个事上不敢大意。 武云山说:我传闻天热起来SARS病毒就会主动逝世。 宋春明说:这几天电视上再没有陈述逝世病例,看来这场战役人类成功了。 过了几天,班长何卫东陈述说,宋教师,咱班有好几对谈爱情的!宋春明笑着说,你谈不谈?何卫东直截了当地说,不谈。宋春明说,好样的,你要争夺考一本。何卫东说,常水清和尤亚梅现已住在一块了。宋春明吃惊不小,但他轻描淡写地说,尤亚梅是住校生呀。何卫东说,常水清是赁窑生——家长早回去种田去了。宋春明成心说,潘世龙谈不谈?何卫东说,不谈,学习可上劲呢。宋春明说,原班四条龙现在只剩潘世龙这一条龙了。何卫东说,听说那三条龙体现也不错。宋春明说,我也传闻了。 宋春明找到尤亚梅乐滋滋地说,你知道咱班有没有谈爱情的?尤亚梅说,有。宋春明说,有你吗?尤亚梅红了一下脸,说,有。宋春明说,和谁?尤亚梅说,常水清。宋春明说,你有考上二本的期望,为什么要自毁前程?尤亚梅说,宋教师,谈爱情不是自毁前程。宋春明说,你看上常水清的什么了?尤亚梅搓着衣襟说,他对我特别好。宋春明很认真地说,上了大学,天宽地宽,不知有多少人对你好呢。尤亚梅不说话。 宋春明持续说:上大学爱情,爱情是熟透的蜜桃;现在谈爱情,爱情是一颗青苹果。过早地品味青苹果,你便失掉品味蜜桃的时机,由于真实的爱情只要一次。 尤亚梅说:宋教师,我懂了。 宋春明说:下去吧。记住,你有考上二本的或许。 宋春明又找到常水清说,爱一个人就要为这个人考虑,特别要为她的出路命运考虑,而不是占便宜。常水清擦了一把汗,说,宋教师,我理解。宋春明又弥补道,爱是支付,爱是贡献,爱是任何艺术都无法比拟的最为典雅的艺术。常水清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说,宋教师,我的魂灵龌龊,我该下十八层地狱。 林安市高三年级全市统考成果出来了,依据猜测,石米一中高三18班能上二本线的至少有10人。副校长兼高三年级主任庄振山说,春明,你们班快追上要点班了。宋春明也搞不清楚庄副校长是赞誉仍是置疑。而艾主任却直爽,他旗帜鲜明地果断道,高三18班的成果必定有水分。宋春明想回敬说,我看咱们校园有些领导领导才干就有水分,但他忍住了,没有说。 我真实听不下去了,就在墙缝里抠了一颗石子丢出去,石子不偏不歪正好砸在艾主任的嘴唇上。艾主任一跳蹦出值勤室,问外面的学生,谁向值勤室扔了石子?学生们纷繁摇头,都说不知道。值勤室里的教师们也感到古怪,对着那颗带血的石子说,哪儿来的石子呢?不论咋样,艾主任的嘴唇疼了一周,这一周,他简直没说什么诋毁人的话。 离高考只剩40多天的姿态,学生越来越难管理了。一天晚自习,上铃打了有十多分钟了,刘浪才晃晃悠悠来了。宋春明在二楼楼梯口截住刘浪说,刘浪,你干什么去了?刘浪浑身酒气,面红耳赤,醉眼模糊,摇头摆尾地说,吃、饭、迟了! 我抬了抬宋春明的右手,宋春明上去便是一拳头,拳头正好打在刘浪左肩胛骨上,刘浪一个趔趄,书包掉在地上,人也差点跌倒。 宋春明说:喝酒了? 刘浪说:喝了一点点。 宋春明说:为什么喝酒? 刘浪哭着说:近来心境欠好。 宋春明说:为什么心境欠好? 刘浪说:家庭没有一点温暖。 宋春明说:且进教室。 刘浪进教室后,宋春明回到办公室,翻出报名册,找到刘浪父亲的电话,坚决果断拨了出去。刘浪父亲叫刘继雄,县土地局局长。刘浪是第四次调班,调到18班只是一个月时刻。宋春明说,刘局长,刘浪喝得酩酊大醉,请你立马来校园。刘局长利害很快来到了校园。宋春明说,刘浪说他感觉不到家庭温暖,心境欠好才喝酒的。刘局长说,苍天在上,不知他要什么样的温暖!宋春明说,不知是真是假,横竖他说你们家庭没有温暖。刘局长说,宋教师我给你说,他要吃啥给做啥,他要打麻将,我和他妈他哥陪她打,他要喝酒,他哥陪他喝,不知他还要什么样的温暖?宋春明说,他究竟年纪小,你们陪他打麻将喝酒自身便是一种过错;孩子身上的缺点是不能姑息的。刘局长说,咱们真实没招了。宋春明说,不论咋样,你今晚把他带回去,我感觉他醉得凶猛。 宋春明领着刘局长来到教学区,自己上了5栋4楼。刚进高三18班教室,同学们一哇声说,刘浪喝醉了,吐了一教室,臭不可闻。宋春明看到,班长何卫东正给刘浪清扫脏物。宋春明说,刘浪,带上书包起来。刘浪就站起来,拉了书包,杂乱无章地走出了教室。宋春明赶忙扶住刘浪说,跟你爸回去,回去睡一觉。刘浪说,我爸在、在哪儿?宋春明说,在楼底等你。刘浪说,我、我不想、见他。宋春明说,他想见你。到了楼底,刘局长扶住儿子说,哪儿喝的酒?刘浪说,你、不要管。 第二天早晨,刘浪早早来到宋春明办公室门前;见宋春明出操动身,他就迎上来说,宋教师,我向你认错来了。宋春明说,能认错就阐明改了一半,上操去吧。 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 一日晚自习,宋春明到教室巡查,发现同学们悄悄给班长何卫东交钱,就问何卫东,收什么钱?何卫东闪烁其词说不出个所以然。宋春明就把何卫东叫到楼道上,问,究竟收什么钱?何卫东说,宋教师,你不要管行不可?宋春明说,我非管不可。何卫东只好实话实说,说,咱们预备给你买一台冰箱留作留念。宋春明大为动火,说,肯定不可,立马把钱退回去。何卫东说,不退。宋春明就走进教室,站在讲台上说,我们的情我领了,但我肯定不会收我们的留念品。有女生就哭了,说,宋教师,其他教师都有冰箱,就你没冰箱。宋春明说,我们读书的钱来之不易,我怎么能据为己有呢!宋春明指令道,何卫东,把钱退回去!何卫东没办法,只好照着单子给同学们退钱,边退边擦眼泪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